当前位置:710099国学红楼梦中贾环为何会害怕王熙凤?原因是什么
红楼梦中贾环为何会害怕王熙凤?原因是什么
2022-06-21

贾环,《红楼梦》中人物,同贾宝玉为同父异母的弟弟。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文章,欢迎阅读哦~

按封建社会的家庭制度,贾环虽然是庶出,但他同样只能认王夫人为母亲,并由正室王夫人管教。

只是,在《红楼梦》中,贾环却有一个让人奇怪的地方,那就是,他对凤姐的惧怕,比王夫人更甚。

《红楼梦》第二十回,贾府正处于喜庆的正月,在这期间,不用上学,不用做针线,无论小姐、丫鬟,都在各自玩耍。

这一天,贾环便来到了薛宝钗的房间,正遇上了她们主仆二人玩骰子。一向友善的薛宝钗,对贾环,不像他人那样的轻视,也是十分客气地招呼着。见他想玩,便主动让出了位置,让他同莺儿玩。

一开始,贾环赢了几把,非常高兴,只是没想到,连输了几把后,就不淡定了,到最后,竟耍赖了。莺儿见了气不过,即使面对宝钗呵斥,也依然嘀咕着:一个作爷的,还赖我们这几个钱,连我也不放在眼里。

贾环听了,不但不以为耻,反而哭诉着自己的不公。就在这个时候,宝玉来了,原来,在贾府之中,做兄弟的都怕哥哥。虽然宝玉特殊,不愿意管着贾环,但因为他的一番话,贾环也是灰溜溜的离开了。

回到家后,赵姨娘见他闷闷不乐,便问他怎么了?贾环便说,刚在宝姐姐的房间,莺儿骗了我的钱,又被宝哥哥赶了出来。

赵姨娘听了,火不打一处来,对他一番数落。不巧,这一幕正被从一旁路过的凤姐听见。

赵姨娘啐道:谁叫你上高台盘去了?下流没脸的东西!哪里玩不得?谁叫你跑了去讨没意思!

正说着,可巧凤姐在窗外过,都听在耳内。便隔窗说道:“大正月又怎么了?环兄弟小孩子家,一半点儿错了,你只教导他,说这些淡话做什么!凭他怎么去,还有太太、老爷管他呢,就大口啐他!他现是主子,不好了横竖有教导他的人,与你什么相干!环兄弟出来,跟我玩去。”

贾环素日怕凤姐比怕王夫人更甚,听见叫他,忙唯唯的出来,赵姨娘也不敢则声。

也是在此,原文直接说出了,贾环怕凤姐,比怕王夫人更甚的话来。

这就奇怪了,作为贾府的环三爷,她不怕正室王夫人,为何会怕嫂嫂王熙凤呢?

对于这个问题,在小白看来,主要有三个原因。

第一:贾环并没有受到王夫人的管教。

按封建社会大家族的规矩,如贾环这样的庶出公子爷,理应认正室为母亲,并在正室的教育下成长。但在贾府之中,在贾环的身上,却并非如此。

伴随贾环成长的,并非王夫人,而是她的生母赵姨娘。贾宝玉被打那一回,贾环向贾政污告宝玉羞辱金钏儿,便直接将生母赵姨娘,说成了“我母亲”。

既然,王夫人没有教育贾环,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自然,贾环对她,也不会产生真正的畏惧。

我们再来对比赵姨娘的女儿探春,更能体会出这层意思。贾探春,同样是赵姨娘的女儿,但显然,她是认王夫人为母亲的,并极力疏远同生母的距离。

探春管家时,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去世,当赵姨娘大闹议事厅,对探春说你舅舅去世时,她毫不犹豫地说道:谁是我舅舅?年下刚升九省检点的才是我舅舅。显然,贾探春所认可的亲戚关系,才是封建大家族理应遵循的规矩。

只是,在贾环的意识中,却不如姐姐这般。至于这其中究竟包含了怎样的隐情,我们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我们可以确定,那就是,贾环并不畏惧同自己疏远的王夫人。

第二:王夫人并不关心贾环。

无论怎么说,王夫人也是贾环合法的母亲,因此,正常来说,贾环还是会怕她的。试看,遇见贾政,他为何如此慌张的连忙跑开了?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贾政教育过他,关心过他的生活、学业,并要求过他的行为。这种怕,就像我们对父母棍棒教育之下的惧怕一样,是一种正常心理。

只是,对王夫人而言,她对贾环完全不在乎。贾环放学后,她让贾环替她抄写《金刚经》,并不过问她学业上的事,学堂中的事;但是,随后贾宝玉从外面喝酒回来,王夫人却非常细心体贴的,关心着他的一切,还特意让他,好好躺着。这样一种待遇上的对比,同样能反应出,她对贾环的冷漠和无视。自然,对于这样的“母亲”,他是不怕的。

第三:凤姐虽然数落贾环,但却真心为着贾环。

在《红楼梦》中,王熙凤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女子,她狠毒而聪明,机关算尽。但显然,在许多时候,她还保留着人性之中的真善美。比如,对来贾府打秋风的刘姥姥,她会在给二十两银子后再加一串打车的钱。

对贾环,虽然她怒其不争,恨其自甘堕落,不学好,但显然,我们从她的言语之中,能够体会出,她是真心在乎他的。

凤姐向贾环道:“你也是个没气性的!时常说给你:要吃,要喝,要玩,要笑,只爱同哪一个姐姐、妹妹、哥哥、嫂子玩,就同哪个玩。你不听我的话,反叫这些人教得歪心邪意,狐媚子霸道的。自己不尊重,要往下流走,安着坏心,还只管怨人家偏心。输了几个钱?就这么个样儿!”

一个“时常”,显然体现出了,凤姐对贾环的规劝,并非一两次,而是经常性的。凤姐虽然狠毒,但心系这个家,在乎这个家,在乎这个家中的每一个成员。她虽然讨厌赵姨娘,但对贾环,却从来没有任何的成见,反而多了一份,嫂嫂般的呵护。

贾环拿蜡烛油烫伤宝玉的脸,王夫人骂他是黑心种子,凤姐听了,赶紧将他的过错转移到了赵姨娘的教育上来。如此一来,王夫人不再指责贾环,只数落赵姨娘的不是。

正月里的这场闹剧同样如此,王熙凤在得知贾环受委屈的原因后,也指责了他,一个爷们,输了这几个钱就这样了?末了,还不忘让丫鬟丰儿拿给他一吊钱来,让他去找姐姐们玩去。

小结:

或许,生活在阴微见识之下的贾环,在这一刻,体会不出凤姐对他的关心、对她的温情。但小白相信,随着贾环的成长,具有自主的分辨能力后,当他再次回忆凤姐这个嫂嫂为他所做的一切,必然能够体会出其中的、难能可贵的在乎和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