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710099国学红楼梦中林黛玉病重后,她的性情有何变化?
红楼梦中林黛玉病重后,她的性情有何变化?
2022-06-23

林黛玉,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的女主角。说到这个大家都会想到什么呢

《红楼梦》中,林黛玉的病情一直是一条隐线,从初入贾府时仅吃人参养荣丸疗养,到其后夜间难寐,饮食次数减少,动辄咳嗽流泪,皆是暗度颦卿病势渐加之笔,非泛泛之文也。

而随着前《红楼梦》的结束,芹溪之逝去,令红楼一书缺少一个明确的结局,林黛玉的病情也就停留在咳嗽、失眠、懒食这些外在症状,因此后40回中,林黛玉的病情一定会进一步加重,所以我们看到,紧接着到了第82回,高鹗的续书便让林黛玉的身体情况进一步恶化:

紫鹃答应着,忙出来换了一个痰盒儿,将手里的这个盒儿放在桌上,开了套间门出来,仍旧带上门,放下撒花软帘,出来叫醒雪雁。开了屋门去倒那盒子时,只见满盒子痰,痰中好些血星,唬了紫鹃一跳,不觉失声道:“嗳哟,这还了得!”——第82回

高鹗貌似对“痰”情有独钟,在后40回中但凡提到病情,外在症状一定要归结到“痰”上,甚至归结贾元春之死,亦是因痰疾而发。

在描绘林黛玉病情加重时,高鹗故技重施,用“血痰”来暗示林黛玉身体的持续恶化,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但读者终究有些耿耿于怀,原本宛若仙女下凡的林黛玉,居然吐了满满一盒子痰,总归让我等喜欢黛玉的读者难以接受。

而随着林黛玉的病情日趋严重,她的性情貌似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她变得更加敏感、悲观、怨天尤人,甚至待人接物也变得低劣起来。

仍是第82回,林黛玉吐了血痰,翠缕、翠墨两丫环奉湘云、探春之命,来潇湘馆寻林黛玉去惜春处看《大观园图》,恰好从雪雁口中得知了林黛玉的病情,期间林黛玉曾跟翠缕、翠墨两人有过这么一番对话:

翠墨道:“我们姑娘和云姑娘才都在四姑娘屋里讲究四姑娘画的那张园子图儿,叫我们来请姑娘来,不知姑娘身上又欠安了。”黛玉道:“也不是什么大病,不过觉得身子略软些,躺躺些儿起来了。你们回去告诉三姑娘和云姑娘,饭后若无事,倒是请她们来这里坐坐......”二人又略站了一回,都悄悄退出来了。——第82回

此处林黛玉的反应、对答还算合理,颇有前80回潇湘妃子之风度,可是接下来的情节就有点出乎预料了。

翠墨、翠缕回去之后,便如实告知探春、湘云此去所看到的情况,而探、湘两人得知林黛玉的病情已经严重到吐血痰的地步,便心急火燎地前来探望,可面对两人的看望,林黛玉的心理旁白却格外露骨:

于是探春湘云扶了小丫头,都到潇湘馆来。进入房中,黛玉见她二人,不免又伤起心来。因又转念想起梦中,连老太太尚且如此,何况她们?况且我不请她们,她们还不来呢。心里虽是如此,脸上却碍不过去,只得勉强令紫鹃扶起,口中让座。——第82回

这里的林黛玉令人看不明白,她的这种隐晦的暗黑心理,着实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嫌疑。

事实上,翠墨、翠缕回去之后,并未提及林黛玉“饭后无事过来坐坐”的邀请,仅仅只是叙述了林黛玉的病情,探春、湘云,包括后来赶到的惜春,都是因为担心林黛玉的身体,这才匆匆赶来探望。

可面对这些姊妹们的好心,林黛玉想的却是“我不请她们,她们还不来呢”,俨然是村妇庸俗心理。而且细细品之,高鹗此段续写,跟第7回的“宫花事件”格外相似,大概率是高鹗模仿过来的。

第7回“送宫花周瑞叹英莲”中,薛姨妈将十二支宫纱花送给贾家姊妹们,林黛玉因为最后才给自己,心中便有些不悦,于是口出讥讽之言,颇有耍小性儿的嫌疑:

黛玉就宝玉手中看了一看,便问道:“还是单送我一个人的?还是别的姑娘们都有?”周瑞家的道:“各位都有了,这两支是姑娘的了。”黛玉再看了一看,冷笑道:“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替我道谢。”周瑞家的听了,一声也不言语。——第7回

第7回、第82回这两个情节虽然相似,但内核却有很大不同。

林黛玉对周瑞家的冷言讥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此时林黛玉只是暂住贾府,其父林如海尚在,加上贾母对其宠爱有加,远超贾家三艳,故而黛玉正处于炙手可热的“鼎盛时期”。

由此,黛玉未免耍弄少女天性,对自己最后才被送宫花的事耿耿于怀;加上周瑞家的在送宫花时候,先送了王熙凤,后给黛玉,更不符合《红楼梦》之小姐地位高于媳妇的礼数背景——黛玉之发怒,并非完全是无理取闹。

反观第82回的情节,林黛玉的小性儿显得莫名其妙,仿佛探春、湘云、惜春等人的探望是理所应当的,甚至她想随便打发探、湘两人离开,只是碍于情面上过不去,这才让座倒茶,这种心理已经是下等卑劣人品了。

细按《红楼梦》一书,截止前80回结束,林黛玉的性情跟刚进贾府时相比,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笔者简单举一个例子,即林黛玉对赵姨娘的态度。

第25回“魇魔法叔嫂逢五鬼”,赵姨娘前来看望被灯油烫伤脸颊的贾宝玉,彼时众姊妹都在,大家见了纷纷让座,唯有两个人视若无睹,即是黛玉、熙凤二人:

只见赵姨娘和周姨娘两个人进来瞧宝玉。李宫裁、宝钗、宝玉等都让她两个,独凤姐只和黛玉说笑,正眼也不看她。——第25回

而到了第52回,赵姨娘顺路探望林黛玉,黛玉的表现则显得成熟稳重,再也没有了当年的任性:

一语未了,只见赵姨娘走了进来瞧黛玉,问:“姑娘这两天好些了?”黛玉便知她是从探春处来,从门前过,顺路的人情。黛玉忙陪笑让座,说:“难为姨娘想着,怪冷的,亲身走来。”又忙命倒茶,一面又使眼色与宝玉,宝玉会意,便走了出来。——第52回

从原先的“正眼也不瞧她”,到“忙陪笑让座”,足可见林黛玉已经深通人情世故,不再像以往那般,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做事,这就是成长后的林黛玉,经由“父亲去世”,再加之“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的压力生活,她终究不得不成熟起来。

因此,第82回林黛玉的“矫情”,乃是一处败笔,高鹗并没有抓住林黛玉性格上的成长,仍用她初入贾府时五六岁的性情来塑造成年后的黛玉,纵观《红楼梦》前80回,林黛玉的喜怒哀乐几乎全部聚焦在贾宝玉身上,如何会对探春、湘云迟到的探望而心生芥蒂?

岂不见第26回“潇湘馆春困发幽情”,林黛玉夜访怡红院,却被耳背的晴雯拒之门外(晴雯未听出是黛玉的声音),黛玉一时间被气怔在原地。

其后贾宝玉、林黛玉见面将此事掰扯明白后,知道那天并非是贾宝玉针对自己,而是晴雯心情不好之故,林黛玉立刻释怀,事后也并未因此与晴雯结仇,行辣手摧花之举动,盖因黛玉心之所在,唯有一宝玉耳。

所以,第82回面对探、湘等人的看望,林黛玉不可能会产生“我不请她们,她们还不来呢”这样的矫情心机之论,此细节着实给黛玉形象抹黑,有污前80回之颦儿声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