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710099国学红楼梦中王夫人为何觉得绣春囊是王熙凤的?有何证据
红楼梦中王夫人为何觉得绣春囊是王熙凤的?有何证据
2022-06-23

“绣春囊事件”在贾府中的影响之大,可谓深远。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红楼梦》第74回“惑奸谗抄检大观园”,大观园中发生了一件大事,丫环傻大姐在大观园的山石上发现了一个绣春囊,这就好比在象牙塔般的纯洁花园中发现了一部存满爱情小电影的优盘,要知道大观园中住的都是未出阁的贾家小姐,若是此事传出去,真不知要遭到外人怎样的诽谤!

批书人脂砚斋亦深感此囊之恶劣影响,批下警示之句:荣府堂堂诗礼之家,且大观官园又何等严肃、清幽之地,金闺玉阁尚有此等秽物,天下浅闲浦募之家,宁不慎乎?

而更有意思的情节还在后面,绣春囊最先由丫环傻大姐发现,其后交给邢夫人,邢夫人素与二房不睦,故将绣春囊丢给管家太太王夫人,颇有幸灾乐祸看笑话之嫌疑。

而王夫人收到这个绣春囊后,她的反应更加奇特,她径直拿着绣春囊去找王熙凤——王夫人竟然认为此等污秽之物,必是王熙凤所为。且看原文所记:

只见王夫人含着泪,从袖内掷出一个香袋子来,说:“你瞧!”凤姐忙拾起一看,见是十锦春意香袋,也吓了一跳。忙问:“太太这是那里得来的?”......凤姐听了,也更了颜色,忙问:“太太怎知是我的?”【问的是】王夫人又哭又叹,说道:“你反问我?你想,一家子除了你们小夫小妻,老婆子们要这个何用?侄女孙子们是从那里得来?自然是那琏儿不长进下流种子,那里弄来。你们又和气,当做一件玩意儿,年轻人儿女闺房私意是有的,你还和我赖!,你还和我赖!”——第74回

单看这段情节,王夫人的做法很令人心寒。王熙凤乃是她的内侄女,又是大房那边的媳妇,本来不应该管二房的家务,但王夫人因精神心力不足,这才将阿凤从大房那边“借”过来管理自家事务。

王熙凤自受命以来,工作兢兢业业,甚至因此熬坏了身子,时常多病多灾。可眼下大观园中发现绣春囊,王夫人连想都不想,直接凭主观判断就给凤姐判了“死刑”,认为王熙凤、贾琏这对夫妇风月生活太随便,这绣春囊肯定是他们的东西。

站在王熙凤的角度,莫名其妙被骂了一通,还稀里糊涂被冠上一顶“生活作风随便”的帽子,这对于封建时代的贞洁女性而言,无疑是很大的侮辱。

退一万步说,即便其后王熙凤能自证清白,恐怕内心深处多多少少也会有这样的阴影存在——原来在我在自己亲姑妈的眼中,竟如此不堪。

很多读者过分将重点放在批判王夫人的糊涂上,觉得她不明就里,随随便便就给王熙凤扣帽子,着实令人厌恶,却忽略了一个问题:王夫人为何会怀疑王熙凤?难道真的仅仅是因为对王熙凤的生活作风不自信吗?

笔者私认为,王夫人为何会怀疑王熙凤这个问题本身就存在很大的讨论空间。以王夫人对“坏女人”嫉恶如仇的心理(参看金钏被撵、晴雯被逐二事),如果她真的认定王熙凤生活作风不端,是个人品极差的人,她断然是不会把管家权交给王熙凤的。

换言之,在王夫人气势汹汹地问责王熙凤之前,她必定受到了挑拨,甚至笔者怀疑,王夫人跟王熙凤说的那长篇大论的分析,很有可能就出自那个挑拨之人,这个人便是邢夫人。

当然,《红楼梦》没有明确写出这一点,但这并不影响我们通过分析来得出这个结论。

且看《红楼梦》第73回“痴丫头误拾绣春囊”,丫环傻大姐拾到了绣春囊之后,因不解人事,看不懂香囊上的春色内容,便好奇地交给邢夫人看,邢夫人一眼看出此乃春宫香囊,便秘密藏在袖中,暗暗思考此物从何而来。

有一些读者很好奇,邢夫人既然和王夫人不合,为什么不直接把绣春囊交给贾母呢?这样绣春囊的恶劣影响就会扩大化,贾母便会问责王夫人,这不是更好的报复吗?

对于这个问题,脂砚斋有段批语,可解诸君疑惑:虽前文明书邢夫人之为人稍劣,然亦在情理之中。若不用慎重之笔,则邢夫人直系一小家卑污、极轻贱之人矣。岂得与荣府联房哉?所谓此书针锦慎密处,全在无意中一字一句之间耳。看者细心方得。

简而言之:能嫁进荣国府的女人,即使是续弦,也是颇有头脑,身怀权术之人,至少远远超过我们这些普通人。

如果邢夫人将绣春囊送到贾母处,贾母自然会不悦,并迁怒王夫人。但问题的关键在于,贾母并不是个糊涂老太太,她的智商在《红楼梦》全体女眷中都是名列前茅的。

当邢夫人将绣春囊送来时,贾母恐怕第一反应是:大房、二房两边一向不合,如今大房邢夫人幸灾乐祸拿着个绣春囊过来,说是在大观园中发现的,这其中是否有蹊跷?是否大房这边故意算计二房?

因此,如果邢夫人真的这么做了,那她就是糊涂人中的糊涂人,俨然是赵姨娘之类。所以她并没有自作聪明地将绣春囊送去给贾母,而是送去给王夫人,意在居高临下,责备其管家不力。

而邢夫人在收到绣春囊、送绣春囊给王夫人,在这两件事之间,还发生了另外一件事,而这件事,便成为了王熙凤背黑锅的直接原因——大观园查赌!

彼时邢夫人袖去绣春囊后,便去紫菱洲找迎春,原来前日大观园查赌,迎春的奶娘因为聚赌被贾母秉雷霆手段给撵了出去,邢夫人深感大房这边丢了脸面(迎春奶娘是大房的人),所以来跟迎春商量这件事。

期间,邢夫人字里行间表现出对王熙凤、贾琏二人的不满,处处挑两人的刺儿,甚至将迎春奶娘之被撵,也归结到两人只顾自己,不照顾妹妹迎春:

邢夫人见她这般,因冷笑道:“总是你好哥哥、好嫂子,一对儿赫赫扬扬,琏二爷、凤奶奶,两口子遮天盖日,百事周到。竟通共这么一个妹子,全不在意。”......邢夫人道:“连她哥哥、嫂子还是这样,别人又作什么呢?”一言未了,人回琏二奶奶来了。邢夫人听了,冷笑两声,命人出去说:“请她去养病,我这里不用她伺候。”——第73回

此处邢夫人口中对贾琏、王熙凤的埋怨,恰好和后文王夫人口中的“自然是那琏儿不长进下流种子,那里弄来,你们又和气”对应上了。

因此笔者推测,大概率是邢夫人从迎春处出来后,便去送绣春囊给王夫人,邢、王二夫人必定针对绣春囊的出处进行交流,期间邢夫人旁敲侧击显露出对贾琏、王熙凤的怀疑,王夫人深以为然,故而先入为主,立刻拿着绣春囊来问责王熙凤。

或问,邢夫人何以对王熙凤有这般偏见?她可是王熙凤的婆婆,且两人同是大房的人,如何反而生了嫌隙,盖因邢夫人妇人心性,虽非糊涂人,但终究听信谗言,三人成虎,书中有记:

邢夫人自为要鸳鸯之后,讨了没意思,后来见贾母越发冷淡了她,凤姐的体面反胜自己,自己心内早已怨忿不乐,只是使不出来。又值这一干小人在侧......后来渐次告到凤姐,“只哄老太太喜欢了,她好就中作威作福,辖制着琏二爷,挑唆二太太,不把这边的正经太太放在心上。”后来又告到王夫人,说:“老太太不喜欢太太,都是二太太和琏二奶奶挑唆的。”邢夫人纵是铁心铜胆的人,妇女不免生些嫌隙之心,近日因此着实厌恶凤姐。——第71回

因此,绣春囊事件之发生,王夫人之问责凤姐,邢夫人之厌嫌凤姐,这几桩事看似混乱,实则有内在逻辑可寻,非细心之读者安能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