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710099国学红楼梦中迎春在孙家虐待,王夫人为何会哭笑不得?
红楼梦中迎春在孙家虐待,王夫人为何会哭笑不得?
2022-06-29

迎春是贾赦与妾室所生的女儿,金陵十二钗之一。下面由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感兴趣的小伙伴接着往下看吧。

若是通读过《红楼梦》的读者,读至80回后,发现文笔陡然下降,人物亦变得索然无味。

初读时不知有续书一说,只当是曹雪芹江郎才尽,使得结局烂尾,很久之后才知道原来后40回是一个高鹗的人续的,于是有意识地细究文本,则发现诸多问题。

《红楼梦》第81回“占旺相四美钓游鱼,奉严词两番入家塾”,彼时贾迎春已经嫁给了“中山狼”孙绍祖,却惨遭虐待,回娘家后向王夫人、众姊妹倾诉衷肠,期间贾宝玉曾提出一个“拯救”迎春的想法,让王夫人哭笑不得,且看原文:

宝玉道:“我昨儿夜里倒想了一个主意:咱们索性回明了老太太,把二姐姐接回来,还叫她紫菱洲住着,仍旧我们姐妹弟兄们一块儿吃,一块儿顽,省的受孙家那混账行子的气。等他来接,咱们硬不叫她去。由他接一百回,咱们留一百回,只说是老太太的主意,这样岂不好呢?”王夫人听了,又好笑,又好恼,说道:“你又发了呆气了,混说的是什么!”——第81回

仅仅从这一情节,就能看出高鹗对《红楼梦》的创作深度远远低于曹雪芹。

曹雪芹写《红楼梦》,开篇就提到他写这部书“按迹寻踪,不敢稍加穿凿”,这就是为什么《红楼梦》越品越有味道的原因——书中所写皆是真人真事化来,故而文笔细腻,人物传神,仿若置身其中,真真是一部奇书。

可高鹗在续写《红楼梦》后40回的时候,俨然脱离了这种文学境界,转而用一种脸谱化的文学手法来塑造人物。

比如贾宝玉,他从小身上就有些痴性,于是高鹗将其理解成了“呆楞”,所以在听到二姐迎春在孙家过的不好,他便提出了将迎春接回来,甚至将贾母也牵扯进来,提出用贾母打掩护留住迎春,完完全全是幼童心性,不懂半点人情世故。

若是前80回的贾宝玉,根本不会出这种自作聪明的主意,贾宝玉是痴、狂、聪、慧,不是憨、傻,也正是因为贾宝玉禀赋不凡,第5回宁荣二公才会言之凿凿地告诉警幻仙子:我等之子孙虽多,竟无一人可以继业者。唯嫡孙宝玉一人,秉性乖张,性情怪谲,聪明灵慧,略可望成......

真正的贾宝玉是知世故而不世故,知人情更懂人情,只是他对世事、人生、宇宙的理解不同于一般人,故被认作痴人而已。

而这并没有结束,王夫人作为贾宝玉的母亲,在面对迎春的婚姻悲剧,又听了贾宝玉的“主意”之后,居然觉得很好笑,而且转身就把这话告诉给了贾政,夫妻两人一起笑了个不亦乐乎,且看原文:

回至房中,贾政说了些闲话,把东西找了出来。贾政便问道:“迎儿已经回去了,她在孙家怎么样?”王夫人道:“迎丫头一肚子眼泪,说孙姑爷凶横得了不得。”因把迎春的话说了一遍。贾政叹道:“我原知不是对头,无奈大老爷已说定了,教我没法。不过迎丫头受些委屈罢了。”王夫人道:“这还是新媳妇,只指望她以后好了好。”说着,嗤一笑。贾政道:“笑什么?”王夫人道:“我笑宝玉今儿早起特特的到这房里来,说的都是些孩子话。”贾政道:“他说什么?”王夫人把宝玉言语笑述了一遍,贾政也就忍不住笑。——第81回

纵观《红楼梦》前80回,贾政、王夫人夫妻两人很少有交集,除了第33回“不肖种种大承笞挞”,贾宝玉遭贾政施行家法,王夫人跪在地上求情,这对夫妻之间勉强有过一番对话之外,几乎没有其他情节记录两人的关系如何。

高鹗有可能发现了这一点,觉得夫妻两人如何能没点对话呢,于是特在续写的开篇第81回,便安排了、王夫妻两人的房中谈话——在这场交谈中,王夫人尽脱“木头人”之性格,几乎有了几分少女天真的气息,贾政也变得和蔼可亲起来,看起来真是一对相处和谐的恩爱夫妻。

面对迎春的悲戚倾诉,贾宝玉的设法施救,贾政、王夫人两人为何会发笑呢?自然不是笑迎春在孙家的凄惨生活,而是笑贾宝玉的主意天真无邪,为救二姐迎春出谋划策,结果提出来的办法却幼稚无知,故而忍不住发笑。

如果是新读者,可能会觉得这个情节很温馨,很有意趣,但作为《红楼梦》的解读研究者,笔者着实不敢苟同高鹗此段续写。

高鹗不是曹雪芹,他没有过出身公侯之家的人生阅历,所以他的续写思路完全是“平民化思维”,尤其是在情节设置方面。如果高鹗续写的是其他部小说,或许能有不错的效果,但他的思维明显不符合《红楼梦》的格局。

贾宝玉的主意好笑吗?其实并不好笑,贾宝玉完全是心疼迎春姐姐在孙家遭受的虐待,才出了这个主意,其主意的背后隐隐充盈着浓浓的悲剧意味。

可贾政、王夫人居然忽视了这一点,将重点放在了贾宝玉的“可爱”上,这俨然是市俗平民之家的生活场景,而且完全把贾宝玉当成三五岁的幼童来看待,将贾宝玉的这番话当成“童言无忌”的趣谈。

这也是这个情节最失真的地方,第81回时,贾宝玉至少已经十七八岁的年纪了,娶妻生子,成就前途才是正统社会对他的要求,可贾宝玉还这么傻傻呆呆,思维简单,没有一点运筹计划,王夫人听完贾宝玉的主意后,她只会觉得着急上火,外加恨铁不成钢,如何会觉得好笑?贾政这个严父更是如此。

因此,《红楼梦》从第81回开始,文字风格陡然发生了转变,之前的严谨细致荡然无存,人物开始趋于脸谱化,前80回的贾宝玉聪明灵慧,轻轻落笔便能作出《姽婳词》、《芙蓉女儿诔》这样的优秀之作,80回后的贾宝玉则成了一个思维简单的幼稚孩童,高鹗只抓住了表层的一个“呆”字,一使劲儿彻底将贾宝玉塑造成了“地主家的傻儿子”形象。

贾政、王夫人的夫妻关系也在第81回被写崩了,王夫人成了普通百姓之家的家庭妇女,看着17岁的儿子说出了可爱天真的话,便“噗嗤”笑着跟丈夫贾政分享,夫妻相视而笑,真真温馨可人,但这真的还是红楼梦中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