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710099国学红楼梦中贾母让惜春画年画的原因是什么?
红楼梦中贾母让惜春画年画的原因是什么?
2022-11-15

贾惜春是金陵十二钗之一,她是贾府四春中年纪最小的。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红楼梦》之贾家三艳中,惜春的笔墨是最少的,因为她年龄最小,包括曹公重点刻画的第3回“林黛玉进贾府”,对惜春的描写也只不过是简单的一句:身量尚小,形容未足。

而对于读者而言,对惜春的印象更是微乎其微,她貌似永远存在于“众姊妹”这个称呼中,充当着背景墙,读书读至末尾,突然才发现这位惜春姑娘居然选择了出家,但她为何要出家?她的心理上究竟经历了什么?这是值得我们细细分析的。

惜春的身世、生长环境等方面,之前已有诸多论者分析过了,笔者谨以“惜春画年画”为切入点,来窥探惜春的心理成长。

《红楼梦》第40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彼时刘姥姥二进荣国府,受到贾母的优待,并携众姊妹陪着刘姥姥畅游大观园。

期间刘姥姥见大观园景色壮美,那景儿跟过年贴的年画似的,于是禁不住感慨“我今儿也到画儿上逛了一遭”,贾母心血来潮,素知惜春会画画,便提出让惜春以大观园为原形,画一张年画:

贾母听说,便指着惜春笑道:“你瞧我这个小孙女儿,她就会画。等明儿叫她画一张,如何?”刘姥姥听了,喜的忙跑过来,拉着惜春,说道:“我的姑娘!你这么大年纪儿,又这么个好模样,还有这个能干,别是个神仙托生的罢。”——第40回

贾母为何要让惜春画年画,说得直白些,其实就是为了显摆一番。事实上,贾母根本没有询问惜春愿不愿意画,能不能画,她老人家在完全不知道惜春绘画实力的情况下,就强行给她接了这么个大活儿!

而面对当时刘姥姥、贾母以及众姊妹都在场的情况,惜春无法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而一到了后来真的要作画的时候,问题就一个个接踵而至,譬如第42回,惜春就曾直言以自己的绘画技术根本画不了这幅大观园行乐图:

惜春道:“原说只画这园子的,昨儿老太太又说,‘单画了园子,成个房样子了。’叫连人也画上,‘就像行乐似的才好。’我又不会这工细楼台,又不会画人物,又不好驳回,正为这个为难呢!”——第42回

紧接着到了第50回“芦雪广争联即景诗,暖香坞创制春灯谜”,贾母亲自前来暖香坞,催促惜春快点画画:

大家进入房中,贾母并不归坐,只问:“画儿在哪里?”惜春因笑道:“天气寒冷了,胶性皆凝涩不润,画了恐不好看,故此收起来了。”贾母笑道:“我年下就要的,你别托懒儿,快拿出来给我画。”——第50回

其后,贾母返回路上,因见薛宝琴雪下捧梅甚是好看,第二天便又给惜春添加了新的绘画任务,惜春虽觉得为难,但又无法拒绝:

次日雪晴。饭后,贾母又亲嘱惜春,“不管冷暖,你只画去,赶到年下,十分不能便罢了。第一要紧,把昨日琴儿和丫头、梅花照模照样,一笔别错,快快添上。”惜春听了,虽是为难,只得应了。一时众人都来看她如何画,惜春只是出神。——第50回

贾母对惜春、黛玉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对林黛玉,贾母生怕劳累到她,甚至连最基本的针线活都不让她做,连最为温厚的袭人都忍不住说了闲话:饶这么着,老太太还怕她(黛玉)劳碌着了,旧年好一年的工夫,做了个香袋,今年半年,还没见拿针线呢。(第32回)

可对于惜春,贾母却今天安排个年画,明天又安排个“雪下捧梅图”,并近乎用命令式的口气叮嘱她:你别托懒,我年下就要,赶紧给我画。

单就贾母此做法,俨然没有做到“一碗水端平”,黛、惜两人皆为孙女,但老太太“爱恨分明”,对黛玉宠溺有加,对惜春却多了几分严格,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贾家内部的部分矛盾,跟老太太的偏心是有一定关联的。

而贾母恐怕也没有想到,自己给惜春安排画年画的任务,反而把惜春往“遁入空门”的路上越推越远,正如曹立波先生对惜春的评价:描画大观园是惜春因色见空,看破红尘的重要契机。

正如王荧荧之文《撵走入画,惜春其实有苦衷》(2020年2月载《东方艺术》)中对惜春所做年画的详细阐述:

调和颜料,度量方寸,构思画面,然后一笔一划,将景、物、人铺陈。精致的笔触。绚丽的色彩,或能引来观者的赞叹。而画者自己心下明白,这一切皆是苦心经营。于白纸上,无中生有。色相再美丽,也不是真的,笔笔刻画的,是机心、人力。可以说,绘画这种艺术活动,天然便于参禅悟道。在“四春”中,让信佛的惜春长于绘画,曹公应是有整体构思的。

对惜春而言,画这幅年画最大的障碍不是技术因素,而是心理因素,她参禅顿悟,早已对世间“一切终究是白茫茫一片真干净”的真相了然于心,她知道色相再美,终究成空,而一旦有了这样的心理,下笔便难了,因为她已经打心底不认同笔下的风景。

《红楼梦》第5回,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亦看到了惜春的判词,上写道:勘破三春景不长,缁衣顿改昔年装。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傍。

首句“勘破三春景不长”亦可看作“看破三春景不长”,惜春是贾家四春中,思维最为冷静理性,眼光最为冷酷精准之人,《红楼梦》全书中,元、迎、探三春都曾有流泪的描写,唯独惜春没有。

第18回“元妃省亲”,元春从少女时期便被送进宫中,虽被册封贤德妃,但终究不能享天伦之乐,故而省亲时,一见到贾母、王夫人等人,眼泪簌簌而下;

第80回“迎春误嫁中山狼”,二姐姐迎春回家之后,便哭诉孙绍祖的荒淫无道,将家中丫环媳妇悉数淫遍,并动辄打骂迎春,将其撵到下房睡觉;

第74回“抄检大观园”,探春眼看着贾府摇摇欲坠,可在这种情况下,王夫人居然发动抄检大观园,抄起自家人来了,探春流泪叹道:我们这样的士族大家,只有从内部抄起,才会真的会一败涂地;

这三位姐姐的最终结局:元春死于政治角斗,迎春被孙绍祖折磨致死,探春被当做和亲的工具,远嫁他乡,当轮到惜春自己的时候,她的命运难道能有所改写?

惜春的冷眼旁观,帮助她看清了这一切,这也是她最终遁入空门的重要契机。但不可否认的是,那副年画,对惜春的顿悟心理具有很重要的催化作用:画作画得再好,它的前身终究是一张白纸,纵然苦心造诣画出一幅绝世之画,也禁不起一根火柴的摧残,就像赫赫宁荣两府,一朝被抄家,真似树倒猢狲散,一切皆成空。

所以很有意思的是,惜春的这幅年画一直没有画完,直到前80回结束,再也没有提及这幅年画的踪影。

亦有论者指出,这幅年画可能已经被画完,到了后40回结局,贾家被抄,惜春、贾宝玉等人于乞食中重新见到这幅年画,心中百感交集,最终悬崖撒手,亦未可知。但这些,终究只有曹雪芹自己才知道了。